复杂决策前,值得试试这个思考方式。

今天是《设计师52种思维模型》的第7讲,村民思维:结构复杂的问题,可以还原成以村为单位的简单社会体。

很久以后,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很富有,包括偏远的村庄,当时的我们就生活这样一个村庄里。这里应有具有,生活质量上与当时全世界最富有的伦敦没有物质差别。
这时候的村庄已经都是现代化工厂,大地上一个个工厂整齐排列,分工严密,而我们生活的工厂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生产放大镜的工厂之一,质量好价格优,远销国际每个角落。
工厂的工人忙碌而富足,每天早晨开始磨镜片,中午到镜管所换成劳动券,就可以去食堂吃上珍馐美味和去酒吧喝上一夜。对的,你没有听错,是“劳动券”。听起来类似建国初期的粮票,记住这个名字,它是本片主角中的主角。
故事的主角叫 Z ,Z和其他村民不太一样,不爱喝酒,但他和其他村民一样勤劳,每天都能领到30个代金券。中午之后他会到工厂里最好的餐厅用20个劳动券点上神户牛肉和法国鹅肝。吃完之后早早回家休息,从来不和朋友去酒吧彻夜狂欢。
久而久之Z 每个月都能比别人多留下300张劳动券,Z留着也没有什么用,于是除了自己分的的房产外,Z又买了一处。Z也为自己的儿子小Z找到了更好一点学校,上个月Z的妻子生病,Z也用多余的劳动券给妻子换了个更好的床位。
这件事情在村庄里传开之后,大家发现了劳动券的好处,于是有的人也戒了酒,有的人开始劳动更长时间,来换取更多的劳动券,因为剩余的劳动券就代表了在村子里生活的方便程度,更好的住房条件,更好的教育资源,更好的医疗资源。
很快村子里的劳动券多的无处可花,村民们想起还有隔壁村庄房产可以买,隔壁的医疗条件也不错。于是蜂拥而去,一时间发出买空隔壁村的口号。
村长兼厂长看到这种情况,有点着急,工厂辛苦这么多年创造的财富,怎么能花到别人厂呢 ,这是厂有资源外流呀。于是跑去和隔壁村交涉,隔壁村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会搭理这位老厂长,厂长吃了闭门羹,回来之后茶不思饭不想。
秘书发现问题道:“厂长,我们为何不搞一次人口普查呢?”
厂长 :“现在没得是钱,搞人口普查有毛用”
秘书:“人口普查之后,就能根据镜管所发放的劳动券算出每个人的人均收入,然后我把人均收入调高20%,再根据调高的价格反向制定医疗费用 教育费用和房地售价,这样就把村民的劳动券再次回收到自己手里。”
厂长眼睛一亮:“通过调高刚需物价来填补境外消费缺口?”
秘书:“ 厂长英明,要不您是厂长呢,一下就看中此种玄机”
厂长:“恐怕也有不妥呀,房价不是你说涨就涨的,还有医疗和教育调高之后会引起骚乱呀”
秘书:“房价虽然不是我们说涨就涨的,但我们可以提高新拍卖地块的价格也,如果开发商不买,我们就缩减商业用地的批准。物以稀为贵,自然就涨上去了。奢侈品、汽车、化妆品、高级酒店这些社交货币,提高征税额度。第三步,优势教育资源控制在自己手里,提高优质教育的进入门槛,而非普通教育资源。
作为个体获得自由的方式有三种:第一获得高于城市普通水准的劳动券,高出平均收入2000,你就获得了2000的自由。
第二在一线城市获得劳动券到二线城市消费,相当于利用生产力不对等抢劫二线城市财富,也叫投资二线城市。
第三不生育孩子,这样既不上缴劳动券,又不创造新的劳动力,相当于撕票。 
工厂(村)是要发放劳动券和回收劳动券平衡的   车间(生产单位)是代发劳动券的 ,个人是得到劳动券,同时要负责归还给工厂的。
个人付出劳动力,车间负责提供零件,工厂负责平稳流通,积攒财富与其他工厂竞争 ,车间也负责和其他车间竞争,当然个人也和其他劳动力竞争。
厂进还是工人进、另一个退,在当下的各村格局下还没定论。
厂子的压力来自和其他厂子的关系和产品的自由流通,车间的压力来自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,工人的压力来自穷。 
穷的本质是刚需的调高。
有的车间是这样做的:发高于这个城市的劳动券,鼓励消费,比如外企。以及在二三线城市的一线企业,比如邯钢 
个人的解决办法,转到远高于平均收入的钱,不生产更多劳动力,去其他工厂花钱。 
类似的思考方法还有
《假如我们村有三个快印店,谁能活成百年老店》—–一家叫正邦、一家叫潘虎、一家叫荣​设计。
《为什么华西村的姑娘不外嫁》——-假设你是华西村的村长,你怎么​制定户口与人员流入的问题的相关政策?
总结一下
今天交付了一个将复杂社会学问题简单化的思考方法,村民思维—想不清楚的事情就还原到村子这个单位去推算,因为你的综合能力肯定是高过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村子的,
1 复杂社会里的人际、利益关系,村子里都有
2 人们的智力差距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
3 微观视角和过去时视角可以让你从当局者跳出来。
4 保持怀疑精神,村长和车间主任告诉你的,是他们想让你做的​。